香港1861图图库,香港马经123历史图库
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红姐图库大全 >

记南京鼓楼房产拆迁公司两位动迁科长

时间:2021-09-13 03:32
  

  “你敢动我家一块砖试试,动就下你大腿。”100多名凶神恶煞的“小平头”将南京市凤凰西街动迁办公室围了个水泄不通。现场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。

  “说实话,当时线多个人把我和其他两个同事堵在十几平米的办公室,情况一旦失控,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”1月3日,胡秋谷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心有余悸。

  民间将扒人祖坟和拆人房子同列为世上最缺德的两件事,如今因城市建设需要,很多地区必须拆迁。拆迁公司也应运而生。做着这种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事,“夹在政府和老百姓之间,我们真是有苦说不出。”

  长相富态,一脸憨厚的胡秋谷说起话来,条理清晰,滔滔不绝,只是嗓音有些沙哑。“干拆迁时间长了,‘糖’吃多了,嘴皮子也练的利落起来……”鼓楼房地产拆迁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一边将一盒喉宝含片递给老胡,一边调侃道。

  2003年,胡秋谷接手南京市凤凰西街地区的动迁工作,因为对拆迁政策的不理解,当地的住户对拆迁公司的工作人员非常敌视,甚至拆迁工作人员走在路上都会被人吐口水。住户因为对拆迁非常反感,根本不愿听胡秋谷他们解释,矛盾不断激化,最终发生了一百多人围堵动迁办公室的事情。

  “现在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吗?还会怕吗?”“这么严重的不多,混乱中被打几下那是常有的事。”记者看着面前的胡秋谷,眼神坚定,经过3年的磨砺,对工作中遇到的危险他似乎已经能够淡然处之。“就是觉得挺对不起手下的兄弟的,我们小马的手到现在还没有好呢。”2005年,因为对补偿款不满,住户和动迁人员发生争执,混乱中小马的食指骨头被户主的儿子打碎,至今还需要用钢钉固定,经过鉴定已属轻伤。考虑到户主的儿子还是在校大学生,出于保护大学生前途的考虑,最终公司决定不去报案,只要求赔偿医药费。每次看到小马,胡秋谷的心里还是觉得很愧疚。

  拆迁范围内住的多数是,有下岗职工,有孤寡老人,由于对补偿款不满意,经常会有人与动迁人员发生冲突。虽然胡秋谷和同事们坚持“依法拆迁、以德拆迁、文明服务”的宗旨,在第一时间向老百姓讲明政策,但是有些时候,老百姓并不能理解。在拆迁现场,有人拉扯着动迁人员的衣服,要求增加补偿款的;有人将拳头伸向动迁人员,想拼个你死我活的;有抱着汽油瓶、煤气罐,拼死守在家门的。胡秋谷将自己多年的动迁工作经验总结成八个字“互相理解,换位思考”,他把这八个字说给自己的同事听,也说给拆迁户听。

  拆迁公司作为政府拆迁工作的被委托人,一方面要做到让政府满意,另一方面还要让被拆迁户满意。怎样才能让拆房子这件“麻烦事”干起来顺当些呢?胡秋谷思索着自己在拆迁这项工作中所处的位置。一边是政府,一边是老百姓,要让双方达成共识,首先要让老百姓了解政府的政策,让政府了解老百姓的实际情况。新到一户拆迁户家中,胡秋谷都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已说过不知多少遍的拆迁政策,告知拆迁户应享受的权利,对于被拆迁户来说,他们是首次了解相关情况;紧接着,老胡还要为老百姓盘算,根据各户所得补偿款的情况,为他们选购住房提供意见。

  “拆迁户没有想到的我们要帮他想到。”胡秋谷说。在胡秋谷安置过的拆迁户中,有一对孤寡老姐妹,住在南京市清凉新村。两位老人都已是八十高龄了,膝下无儿无女,也没亲人,两人一直住在一起相依为命。为了给两位老人找到一个合适的新家,胡秋谷和同事委托中介找了四五处房子让两位老人挑选,两位老人行动不便,动迁组又特地派人开着车带着她们去看房,最终找到了让老人满意的一套房子。房子确定后,胡秋谷又帮着老人办理过户手续,帮老人修好电灯,装好抽水马桶,将一切都打点得妥妥当当,将两位老人高高兴兴地迎进了新家。“看到老人脸上绽放的笑容,觉得自己总算做成了一件事。”胡秋谷越说嗓子越沙哑,就顺手剥开一粒喉宝放到嘴里。

  一个动迁科长,就是一个酸甜苦辣的故事。他们个性相异,但在拆迁中的经历却无二致,一个字:苦,二个字:太苦。与胡秋谷的“硬朗”相对应的是,南京鼓楼房地产拆迁有限公司的另一位动迁科科长殷年珠,工作作风则更多充满了女性的柔媚。她戴着金丝眼镜,讲话慢条斯理的女子,看上去更像一名老师,面对记者,殷年珠说:“刚有刚的好处,柔有柔的优势,我们要以柔克刚。帮助住户找到合适的房子,那时真觉得很高兴。”

  记者不禁暗自吃惊,连男人都备感压力的一份工作,这样一个柔弱女子的肩膀要怎样扛起这副重担。面对拆迁现场纷繁复杂的突发事件,女性先天输于男性的身体条件能压得住那样的阵势吗?

  今年夏天,十几个“道上的朋友”气势汹汹地来到她的办公室,办公室里只有殷年珠和另外一个男同事,“还是让我来和他们谈,我是个女人,对他们够不成威胁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弱他们的敌对情绪。”遇到来访者人数较多,情绪比较激动或明显找麻烦的情况,殷年珠总是坚持尽量由女同志出面进行沟通。女性的身份果然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这帮人的怒气,在这样一个文弱女子面前,十几个大男人吵也不是,打也不是,只得说明来意,和殷年珠坐下来慢慢谈。殷年珠通过了解终于弄清了情况,这些人是自己拆迁现场里一个住户的朋友,动迁时,这个住户还在服刑,殷年珠为了帮助这个不是自由身的住户争取自身的合法权益,辗转找到他的家人,通过他的家人和他达成一致,办理了各种委托手续,终于帮他拿到了属于他的3万块钱。受到朋友的怂恿,就想通过来闹一闹多拿些补偿款。

  “尽心尽力地为他争取利益,到最后还是被误解,遇到这样的事,心里真的很委屈。”在单位,作为动迁科的科长,殷年珠不能软弱,不能表现出委屈,在家里,作为妻子、母亲,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她也不敢告诉家人自己在工作中遭受的委屈。“夏天都不敢穿短袖衬衫,怕女儿看到身上的淤青害怕。”在拆迁现场,推推搡搡,拉拉扯扯的事情经常发生,为了保护自己,殷年珠和她的女同事们从来不穿裙子和高跟鞋。“夏天看着大街上飘逸的群摆,羡慕啊。”说到这里,殷年珠的脸上流露出女人天生对裙装的向往。

  “有时候,实在扛不住会到父母身边哭一场。”殷年珠的父母都已80多岁,因为生活不能自理,家里又没有人有时间照顾,所以都住在康复中心,只有在父母身边殷年珠才能毫无顾忌的将心中的委屈发泄出来。殷年珠每次工作完去看望两位老人时,两位老人都已经休息了,殷年珠常常坐在熟睡的父母身边,握着老母亲的手无声地流泪,这时她才能完全抛却工作中的压力。但是她的泪水中,又包含着对父母、丈夫、孩子的歉疚。半年多了,她没有给家人做过一顿饭,殷年珠还记得半年多前丈夫和女儿吃着她做的饭笑得多开心,那天她因为生病去医院挂点滴,所以能够早点回家,给丈夫和孩子做了一顿饭。现在孩子经常问她,“妈妈,你什么时候再生病啊?”殷年珠看着孩子,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“老公胃好些了吗?在阴冷的下午,我的心境如此的阴霾,好想回到从前,一家温馨的团聚。好孤单!”这是采访中胡秋谷的爱人给他发的信息。一年到头没有休息的时候,胡秋谷从来没有陪妻子过过一个完整的节日,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她一个人的肩膀上,看着妻子的短信,胡秋谷拿着手机,好长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。“老婆,新年快乐!早点回家!同时,我代表全家评选你为地球上最辛苦的人!”这是丈夫发给还在动迁工作现场的妻子的,语言虽然夸张,传达的却是对妻子工作的理解和支持。

  “做这份工作,最困难的地方就是得不到社会的理解。”胡秋谷说,工作时间长,没有休息日这些身体上的困难都能克服,来自精神上的压力才更可怕。“很幸运,我们身处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中,我们的家人也很支持我们,新的一年开始了,希望今年能够得到来自社会的理解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文章
解藏宝图论坛| 新铁算盘王中王| 报码室开奖结果现场|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大全| 现场报码室开奖结果| 图库全年图纸记录| 香港生财有道免费图库| 波色单双计算公式| 香港九龙图库彩图资料| 开码现场报码室开奖结果|